[1]李永军.我国《民法总则》第16条关于胎儿利益保护的质疑——基于规范的实证分析与理论研究[J].法律科学,2019,(2):98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9,(2):98.
点击复制

我国《民法总则》第16条关于胎儿利益保护的质疑
——基于规范的实证分析与理论研究
()
分享到:

《法律科学》[ISSN:1674-5205/CN:61-1470/D]

卷:
期数:
2019年第2期
页码:
98
栏目:
出版日期:
2019-03-01

文章信息/Info

作者:
 李永军
 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
关键词:
 胎儿利益保护权利能力损害赔偿请求权继承法定代理
文献标志码:
A
摘要:
《民法总则》第16条规定了为胎儿利益计的特殊情况下的“权利能力”,此是对第13条“权利能力始于出生”原则的例外《民法总则》将对胎儿的所谓“权利能力”限制在“利益保护所需”的限度内,是保证胎儿只能作原告,不能作被告。故多数国家一般将胎儿利益的保护限于继承和损害赔偿请求权,我国《民法总则》第16条将“继承”和“接受赠与”明确列入其中,但却没有规定胎儿的法定代理人,此为体系化中的漏洞。特别是,“赠与”在我国法上属于合同,如何签订胎儿的赠与合同以及赠与合同什么时候生效都未规定,应解释为“胎儿出生时生效”为宜,以避免胎儿作为被告出现。另外,《民法总则》第16条是否包括胎儿对第三人侵害其自身的“损害赔偿请求权”甚有疑问。笔者认为,应解释为没有必要包括其中,因为这种损害赔偿请求权仅仅是因果关系问题,而不是权利能力问题。而且用因果关系解决,对于胎儿的保护更加有利。但应当包括胎儿对于加害其扶养义务人致死的损害赔偿请求权。另外,因胎儿娩出为死体或者活体而决定其是否真正享有权利或者利益,故涉及胎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,应该在胎儿出生之前不开始计算。

相似文献/References:

[1]张红.事实陈述、意见表达与公益性言论保护——最高法院1993年《名誉权问题解答》第8条之检讨[J].法律科学,2010,(03):106.
[2]黄文煌.按份共有人优先购买权制度之适用 ——《物权法》第101条的解释与完善[J].法律科学,2010,(06):88.
[3]李昌盛.刑事庭审的中国模式:教化型庭审[J].法律科学,2011,(01):130.
[4]李栋.中世纪前期罗马法在西欧的延续与复兴[J].法律科学,2011,(05):28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1,(2):28.
[5]谢晓彬.外资并购反垄断规制的国际协调[J].法律科学,2011,(06):180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1,(2):180.
[6]杨立新,李佳伦.论网络侵权责任中的反通知及效果[J].法律科学,2012,(02):157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2,(2):157.
[7]徐文新.专家、利益集团与公共参与[J].法律科学,2012,(03):47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2,(2):47.
[8]王政勋. 刑法解释的立场是客观解释 ——基于会话含义理论的分析[J].法律科学,2012,(03):60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2,(2):60.
[9]陈银珠.论犯罪构成要件的逻辑顺序 ——以程序法与实体法的功能区分为视角[J].法律科学,2012,(03):69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2,(2):69.
[10]常鹏翱.论目的意思独立的事实行为[J].法律科学,2012,(03):79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2,(2):79.

备注/Memo

备注/Memo:

收稿日期:2018-02-11

作者简介:李永军(1964—),山东滨州人,法学博士,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
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 2018-12-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