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]霍海红.重思我国普通诉讼时效期间改革[J].法律科学,2020,(1):111.
 [J].SCIENCE OF LAW,2020,(1):111.
点击复制

重思我国普通诉讼时效期间改革()
分享到:

《法律科学》[ISSN:1674-5205/CN:61-1470/D]

卷:
期数:
2020年第1期
页码:
111
栏目:
出版日期:
2019-11-01

文章信息/Info

作者:
霍海红
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
关键词:
诉讼时效诉讼时效短期化体系化民法总则民法典
文献标志码:
A
摘要:
我国《民法总则》规定了依然较短的3年普通诉讼时效期间,与《民法通则》相比只进行了微调,恐怕与如下三个认识不足或误区有关。第一,低估了普通诉讼时效期间过短对其他诉讼时效规则造成的严重困扰。第二,片面理解了所谓“诉讼时效短期化趋势”,过高估计了我们应对“诉讼时效短期化”的意愿和能力。第三,忽视了我国诉讼时效制度的道德性难题和“折扣执行”困境。我国普通诉讼时效期间的设定应坚持体系化思路,关注中国国情,立足长远,统筹规划。

相似文献/References:

[1]霍海红.诉讼时效延长规则之反省[J].法律科学,2012,(03):86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2,(1):86.
[2]戴永盛.论债权之罹于时效与担保物权之存续[J].法律科学,2014,(03):67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4,(1):67.
[3]霍海红.撤诉的诉讼时效后果[J].法律科学,2014,(05):90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4,(1):90.
[4]金 印. 执行时效的体系地位及其规制方式——民法典编撰背景下执行时效制度的未来 [J].法律科学,2017,(5):90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7,(1):90.
[5]吴奕锋.论侵害未成年人性自主决定权的特别时效制度 ——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》第191条[J].法律科学,2018,(1):130.
 [J].SCIENCE OF LAW,2018,(1):130.

备注/Memo

备注/Memo:
收稿日期:2018-05-10 基金项目: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(13BFX079)“诉讼时效立法疑难问题研究” 作者简介:霍海红(1979—),男,河北省康保县人,法学博士,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,国家"2011计划"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。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 2019-11-04